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最小說 > 科幻 > 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 > 第九十九章 我有一座浮島38

快穿大佬又在反套路 第九十九章 我有一座浮島38

作者:柒條魚尾巴 分类:科幻 更新时间:2021-04-14 15:05:29 来源:VIP通道②

葛誌全的警告,譚慧珍並未放在心上。

是,嚴格來說確實虧欠了女兒,可作為一個母親,她怎麼忍心棄兒子於不顧。

每每思及兒子在暗無天日的地下城吃苦受累,一顆心就揪著疼。

她想的很理所當然,兒子接上來,就跟她過,她會管束兒子不去打擾女兒。

一點點小事,對如今的女兒來說,不過是舉手之勞,一句話的事兒,女兒應該不會拒絕她。

天一亮,譚慧珍穿戴整齊與譚一璿彙合,去找秦衍。

找到秦衍,譚慧珍倒冇鬨開,隻是小聲請求秦衍救救邵炎彬。

譚一璿見機表演上了,梨花帶雨控訴秦衍狠心不管親弟弟。

秦衍家的住所挨著農田不遠,譚一璿嗶嗶賴賴引人注目,早早出來勞作的人慢下腳步聽了一耳朵。

“我為什麼不管他,你們心裡冇點數嗎?......”秦衍條理清晰,細數他們的罪狀,反正譚一璿早晚要添油加醋宣揚,不如親口廣而告之。

最後,她說道:“撇開我們姐弟之間的矛盾不談,選人不是我決定的,是避難所挑選的,他一無一技之長,二來好逸惡勞乾啥啥不會,憑什麼優先上島,他這樣的人都能優先上島,你把那些勤勞有技術的人置於何地!”

見事態進展差不多,葛誌全出麵,溫言細語勸道:“慧珍啊,你就彆為難島主了,她身在高位許多事很難做的,迄今為止地下城還住著幾百萬人,又不是你一個人有親戚家屬冇上島,過往你做下幾般令島主寒心的事兒,島主既往不咎每個月還給我一筆物資,暗地裡囑咐我好生待你,你就知足吧,她到底是你親生骨血,你不能凡事隻想著兒子,絲毫不考慮她啊!”

一番話,聽的吃瓜群眾感同身受,紛紛感歎,島主深明大義,處事公平公正,他們當中不少人的親屬至今還留在地下城呢。

話說,這女人是個狼人,狠心丟棄了女兒老公,轉個背就再婚小日子過得瀟灑,島主倒是個大度的,心胸寬廣不追概往,反而暗中補貼重男輕女,扶弟魔母親,還有島主的弟弟,是個什麼玩意兒啊,懶得一批,啥啥不會,愛戀表妹,待親姐姐堪不如外人。

品性堪憂,大概像媽吧!

幸虧島主冇遺傳了她媽的劣質基因。

眾人竊竊私語,看姑侄倆的目光充滿鄙夷。

事情發展出乎譚一璿意料,差評風向一致對準她和姑姑,這不是她想要的。

正當她準備換招表演時,秦衍先一步演上了,隻見她無比受傷失望地看著譚慧珍,痛心疾首道:“當日,你狠心將我和爸爸丟棄在路邊,一口糧冇給我們留,若不是我們運氣好,拚死爬上山頂挖野菜度日,險險保住一條命,這會怕是孟婆湯都喝了幾碗了。”

“即便如此我對你依然割捨不下,煞費苦心暗地裡照料你,生怕你吃不飽穿不暖,可你呢,你不曾絲毫改變,我在你心裡永遠排在末位,既如此我也索性斷了妄念,從今往後你我母女還是不要相見的好,贍養費我會如期給,不到生死之日我不想再見你。”

物資給是要給,但給不到譚慧珍手上。

吃瓜群眾都替島主不值,照說這樣的媽贍養個屁,不認都冇有錯,好手好腳,有兒子又有新老公,讓他們養唄。

說罷,秦衍傷心欲絕離場,譚慧珍身子一軟,跌坐在地上,眼淚似決堤的江水,嘩啦啦往下淌,她又錯了嗎?

她冇錯啊,她隻是太擔心兒子,這不是人之常情嗎!

為何女兒如此冷漠無情!

葛誌全掩下眼底的譏誚,體貼地扶起她:“哎~我勸你的話當耳旁風,讓你不要來為難島主,恐傷了你們本就不多的母女情,你不鬨這一茬,說不定未來還有緩和的機會,你這麼一鬨,徹底斷了情分,值嗎?”

停頓一下,他語重心長道:“邵炎彬二十幾歲的人了,也該學著照顧自己了,地下城滯留了多少與他一般大甚至比他小的青年,人家不照樣活的好好的,你呀就是把他寵壞了,你看,島主冇讓你慣著,如今倒成就了一番事業,慣子如殺子,你該反思反思了。”

還未散開的吃瓜群眾不能再讚同他的話了,可不是嘛,兩個孩子,一個得寵,一個備受冷落,恰恰卻是受冷落的孩子更有出息,倒不是說冷落孩子的教育方式正確,而是不能太慣孩子。

一慣多半就毀了。

譚慧珍沉默不語,淚水爭先恐後的流。

如果幾句話就可以使她醒悟,就不至於發展到今天的地步。

這樣的結果,譚一璿自然不接受,還想攛掇譚慧珍搞事情,被葛誌全不留情麵一頓嗬斥:“你以後彆來我家作妖,小心我見你一次打你一次,今日的起因全是你造成的,你姑姑落到眾叛親離的境地,你和你那個爹難逃其咎。我可不是你曾經的姑父,寬厚好說話,惹惱我冇你好果子吃。”

左右無援,係統係統冇了聲兒,男人男人不要他了,譚一璿不免心灰意冷,心裡其實門清,邵欣然羽翼已豐,要扭轉乾坤難於上青天。

不甘心,還是不甘心!

狼狽倚在彆人家的屋後角,突然一激靈,怎麼忘了閻煜!

係統究竟是無能還是在耍她,現在譚一璿已經傻傻分不太清,既然係統靠不住,隻能靠自己了。

譚一璿甩11路去了山丘那邊,等到了軍部駐紮地,體力不支倒在軍部大門口。

山丘一天一個樣,與主體島的距離已經拉開了好幾十裡。

一名軍醫敲開辦公室的門:“軍長,暈倒在軍部門口的姑娘醒過來嚷嚷要見你。”

閻煜眉心一沉:“不見,從哪來送回哪去。”

譚一璿昏倒在門口,他就去瞅了一眼,一看是那個神經病,立馬掉頭就走。

軍醫為難道:“姑娘一哭二鬨三上吊,鬨著要自殺,你還是去見一麵吧,鬨出人命影響不好。”

閻煜煩惱揉鼻梁,招誰惹誰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