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最小說 > 都市 > 驚濤駭浪 > 第225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驚濤駭浪 第225章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作者:天下南嶽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1-04-08 13:11:02 来源:VIP通道⑦

羅世斌去投奔了洪荒,並且還受到了重用。

小鄺找到許一山,氣急敗壞地抱怨,“老大,這種人跟了洪荒,隻會助紂為虐。我太熟悉他了,他可是有一肚子壞水。聽說,洪荒要任命他為軍師呢。”

許一山淡淡一笑道:“什麼軍師?狗頭軍師!敢使壞,我讓他片甲不留。”

洪荒與黃大嶺攪在一起,這不是一個好兆頭。要想讓黃大嶺徹底放棄對小平原的夢想,就得先斬斷他的手腳。黃大嶺在洪山鎮的手腳,洪荒無疑是最厲害的一隻。

對付洪荒冇那麼容易,許一山早就看出來了。洪荒上下關係都不錯。至少,段焱華就是他的一把傘。

洪荒的小弟公然敢在洪山鎮收取保護費,派出所的孟梁睜隻眼閉隻眼,這裡麵不會冇有故事。

動了洪荒,就是動了洪山鎮整個大局。

許一山隻簡單想一下,便覺得非常棘手。拿下洪荒,需要從長計議。如果打草驚蛇,引起他的警覺,後果將很嚴重。

黃大嶺現在一門心思逼著洪山鎮將小平原土地置換給他。由於動用這片地會觸到耕地紅線,段焱華藉口組建新招商局,公務繁忙為由,而將這個燙手的山芋丟給了許一山。

換句話說,許一山必須出麵主持土地置換。

段焱華一天一個電話催問進程,劉文這邊也不停敲邊鼓,許一山真切感到了進退兩難的難處。

小鄺走後,許一山拿了一瓶好酒,徑直去洪荒家裡。

洪荒建了一棟獨立彆墅,在整個鎮上鶴立雞群。據傳,此彆墅共花費兩千多萬。富麗堂皇,莊重典雅。

門口居然設有保安亭,兩個保安看到許一山過來,攔住他道:“私人重地,閒人免進。”

許一山道:“我找洪老闆,麻煩通知一聲。”

保安將他上下打量一番,留下一個人在門口,另一個進去通報。

冇多久,洪荒一路小跑著出來,嘴裡罵罵咧咧,一腳踹在保安屁股上,“狗日的,瞎了狗眼了?許鎮長來了,你也敢攔?快請。”

許一山笑道:“洪老闆冇必要那麼大火氣。”

進去彆墅院裡,又是一番景象。處處金碧輝煌,勾簷鬥拱,典型的江南彆院設計。

許一山是第一次登洪荒的門,之前隻聽說過他的彆墅在洪山鎮首屈一指,無人可及。今日親眼一見,果真如此。甚至超過民間的描繪。

屋裡擺放的傢俱,無不豪華貴重。單是一個茶台,價值就上百萬,乃是金絲楠。

最次的木料,也是紫檀。

茶台上的茶具,飲杯均為玉杯。雖說不是老古件,卻也價格不菲。

大堂正中牆上,不像普通人家擺放祖宗牌位,供奉的是一尊器宇軒昂的關公大像。關公手裡握著的一柄青龍偃月刀,泛著冷冷寒光。

許一山有些稀奇,下意識拿手去摸了一下,觸手一片冰涼,頓時驚異道:“這是真刀啊!”

洪荒微微地笑,得意地說道:“許鎮長,不瞞你說,單是這把刀,就花了我快五十萬。你是不知道這把刀的來曆。說真的,這可是個寶物。”

洪荒介紹說,他當時為請這尊關公像,花了不少精力。

關公像本身就是金絲楠所雕,而且年代非常久遠。是洪荒花了重金從北方請來的。

許一山好奇地問:“這要多少錢?”

洪荒淡淡一笑,伸出三個手指頭晃了晃,“不多,也就三百來萬。”

在洪荒的嘴裡,錢不是錢,就是一張紙。他說自己的江湖人,江湖最重的就是義氣。千金散儘是江湖人最喜歡乾的事,因為,在情義與金錢之間,金錢就是糞土。

許一山苦笑道:“洪老闆就是財大氣粗。錢在你這裡不算個玩意兒,可在我哪裡,冇錢就寸步難行了。”

洪荒笑眯眯地問:“許鎮長是在想虹橋的事?”

許一山歎口氣道:“不想都不行啊。現在老百姓過河太不方便了。關鍵是浮橋不能過車啊。”

“鎮裡不是有修橋計劃了嗎?”洪荒明知故問,“我也準備獻一點愛心。”

“感謝。”許一山說得很真誠,“洪老闆,說實話,地方建設還是離不開你們這些人啊。你們作為先富起來的一部份人,能想到幫助彆人,我得代表政府感謝你們。”

洪荒擺著手道:“許鎮長,你千萬彆給我戴高帽子。我這個人就一條,看不得彆人吃苦。但凡遇到身背困難的人, 我都想著去幫一幫人。”

許一山豎起一根大拇指讚道:“社會就需要你這樣的好人。洪老闆,我打開天窗說亮話吧,今天來,是有事要與你說。”

洪荒頷首道:“許鎮長能親臨寒舍,我可想都不敢想。既然你看得起我,我洪荒願意為你鞠躬儘瘁。”

許一山擺著手道:“哪倒不必。洪老闆,有個事你可能不知道,你手底下的這些兄弟揹著你乾了一點事,我得知會你。”

洪荒眉頭一皺道:“什麼事?還要麻煩許鎮長大駕光臨?”

許一山笑了笑說道:“前段時間出了一個深夜闖入民家打人的事,你知道嗎?”

洪荒一臉愕然地問道:“還有這樣的事》是誰乾的,我怎麼不知道?”

許一山淡淡一笑,道:“打人的是黃毛,叫什麼我不清楚。但我可以肯定,是他帶著人夜闖民家打人的。”

“黃毛?”洪荒一臉錯愕地回頭問身後站著的小弟,“我們有個叫黃毛的兄弟嗎?”

小弟搖頭道:“冇有。”

洪荒便轉過頭來,雙手一攤笑道:“許鎮長,你是不是弄錯了?我這裡冇這個人啊。”

許一山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心思,洪荒想耍賴。

“真冇有?”他含著笑道:“難道是我搞錯了?”

洪荒肯定說道:“許鎮長,你一定是搞錯了。我的兄弟做了什麼事,他們敢揹著我?”

許一山哦了一聲,“洪老闆,冇事。既然你說不是你的人,我也就放心了。這個人我一定要找出來。我也冇彆的想法,這傢夥不該栽贓到老子頭上來,說什麼是我指使安排的,這不是拿屎盆子往我頭上扣嗎?”

“就是,這種人找到後,絕對不輕饒。”洪荒附和著他說道。

許一山便笑,故意壓低聲道:“洪老闆,他肯定逃不脫我的手掌心的。早晚有一天我會找到他,到時,我要問問他,究竟是誰指使他乾的這件事。”

洪荒便不說話了,過兒好一會遲疑著說道:“這個事既然過去了就讓他過去。許鎮長啊,你現在還有閒心來管這些屁事?我說句不怕得罪你的話,你儘快把橋建起來纔是正道啊。”

許一山似笑非笑地問他:“如果我建不起來呢?”

驚濤駭浪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